• <tr id='T7hClQM'><strong id='T7hClQM'></strong><small id='T7hClQM'></small><button id='T7hClQM'></button><li id='T7hClQM'><noscript id='T7hClQM'><big id='T7hClQM'></big><dt id='T7hClQM'></dt></noscript></li></tr><ol id='T7hClQM'><option id='T7hClQM'><table id='T7hClQM'><blockquote id='T7hClQM'><tbody id='T7hClQ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7hClQM'></u><kbd id='T7hClQM'><kbd id='T7hClQM'></kbd></kbd>

      <code id='T7hClQM'><strong id='T7hClQM'></strong></code>

      <fieldset id='T7hClQM'></fieldset>
            <span id='T7hClQM'></span>

                <ins id='T7hClQM'></ins>
                    <acronym id='T7hClQM'><em id='T7hClQM'></em><td id='T7hClQM'><div id='T7hClQM'></div></td></acronym><address id='T7hClQM'><big id='T7hClQM'><big id='T7hClQM'></big><legend id='T7hClQM'></legend></big></address>

                      <i id='T7hClQM'><div id='T7hClQM'><ins id='T7hClQM'></ins></div></i>
                      <i id='T7hClQM'></i>
                          <blockquote id='T7hClQM'><q id='T7hClQM'><noscript id='T7hClQM'></noscript><dt id='T7hClQ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7hClQM'><i id='T7hClQM'></i>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民法典自帶“互聯網光環”

                          2020-05-22 10:20:48來源︰新京報評論  責任編輯︰王雅妮

                            民法典自起草肇始起就貫穿著“互聯網+”的時代印記,也格外注重網絡延伸出的民事權利保護。

                            民法典草案將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如果審議通過,這將是新中國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大法。民法典起草之時正值我國互聯網勃興之際,因而,這部法典也明顯地貫穿著“互聯網+”的時代印記。

                            人格權法編,網民權益保護的“工具箱”

                            相比百年前歐洲各國民法典,我國民法典最大的亮點之一就是人格權法獨立成編,這對于網民的權利保障和互聯網法治建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首先,人格權脫離侵權法體系獨立成編,成為網民基本權利保障法。名譽權、姓名權、肖像權、隱私權等各項自然人的傳統權利被詳盡地加以描述,充分體現出該法一切以“民眾利益為中心”的立法宗旨。網絡虛擬世界是自然人現實世界權利的延伸,現實世界所有的權利,在互聯網環境中都應有所映射。民法典實施後,人格權法編將成為網絡人格權保護最重要的請求權基礎。

                            目前,人格權法編在法典的第四編,位于總則、物權、合同等編之後,在我看來,人格法權編不妨再進一步前置到第二編,更能顯現出以人為本的立法宗旨。

                            其次,新型人格權成為網民權益保護的新發展。

                            第一,網名被納入到姓名權保護範圍,這意味著網名的商事權利與人身權利都將成為重要法定權利。

                            第二,聲音權被納入到人格權保護範圍。民法典規定,聲音權將參照肖像權加以保護,這是很多音頻創作者和平台的福音,他們不僅能夠用知識產權維權,而且還可以選擇更高效的人格權作為請求權基礎。

                            第三,信用權被納入保護體系,權利人不僅可以依法查詢自己的信用情況,還可以依法提出異議權和更改權。

                            第四,安寧權正式納入隱私權保護範圍,網絡騷擾等情形將在民法上有法可依。

                            第五,個人信息權從隱私權中獨立。網民對自己信息的控制權、知情權、處分權、更改權、注銷權等都可以在法典中找到基礎。

                            不過,虛擬人格權尚未得到民法典的確認。虛擬人格權是在自然人在線上人格的重要表現方式,這項權利一旦被法律正式確認,有三大好處。

                            一者,很多糾紛可以線上問題線上解決,避免線下網民的訴累。

                            二者,個別網絡名譽權影響僅在線上,如果虛擬人格權沒有法律承認,線下道歉等法律責任很難輻射到線上。第三,虛擬人格是未來網絡經濟社會發展方向,“雙重人格”屬性已經是現實存在,立法還是應跟上時代步伐。

                            再者,人格權法編是網絡傳播倫理發展和總結。在網絡新聞報道領域,對姓名權、肖像權、個人信息等合理使用是沒問題的,但若是不合理濫用,則屬侵權範疇。在肖像權等人格權保護中,網民協議的效力一旦有爭議,法院會依法作出有利于網民個人的解釋。在網絡名譽權糾紛校 穹 湟哺雋伺卸杴秩 幕頸曜跡 要考慮信源問題,也要參考平台或發布者的審核義務,而且一旦出現網絡傳播內容失實,則應立即刪除。

                            民法典新型規則,有利于保護“網絡發言”

                            “網絡錯誤通知責任”最早在2014年時寫進了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此次被正式寫入民法典。它的基本含義是,權利人如果認為某用戶對自己實施了侵權行為,有權通知平台刪除或屏蔽。通知應該包括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及權利人的真實信息。但如果因錯誤通知造成網絡用戶或平台損失,則應該承擔侵權責任。

                            錯誤通知責任核心在于保護網絡表達權利,減少因“水軍”“網絡公關”舉報給網絡表達者造成的損害,增加濫用規則的違法者的法律成本。

                            網絡侵權的轉通知規則,是對網絡表達內容的保護規則。我國侵權法僅規定了通知刪除規則,即權利人一旦依法發出通知,平台就應立即采取必要措施。在民法典新規中,加入了轉通知,最大限度地平衡了表達者與權利人之間的關系,賦予了表達者對“舉報”和“通知”申訴的機會。

                            不過,轉通知規則最早源于二十多年前的美國版權法,當初僅適用于網絡著作權領域。這個規則有利有弊,弊端在于增加了維權者的訴累,增加了侵權擴大的風險,增加了平台運營成本,增加了線下法院和網信管理部門的工作量。一般來說,將版權法的規則移植到人身權保護領域需要冒很大風險,現實成本與利弊還需立法者仔細衡量。

                            虛擬財產繼承,實現有法可循

                            虛擬財產在二審稿之前曾經被納入到“物權”客體之中,經征求社會意見,考慮到虛擬財產存在人身權與財產權雙重屬性,一刀切式的放在物權里非明智之舉。在現有版本的民法典中,並未對虛擬財產作出明確性質規定,僅規定為“法律有規定的,依其規定”。

                            在民法典繼承法編中,刪除了原《繼承法》對可繼承財產的列舉方式,將“合法財產”全部納入到可繼承範圍。從字面意義上理解,虛擬財產屬于合法財產,應屬于繼承範圍。不過,一些虛擬財產具有強烈的人身權屬性,比如,微信賬號既有支付信息和現金,也有通訊等社交信息。一般認為,網絡賬號的人身權部分,按照網安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屬于實名注冊信息,不能隨便繼承賬號。但賬號中的財產權利,則屬于可繼承的“合法財產”範圍。所以,虛擬財產並非是全部都能納入到可繼承財產中。

                            目前,現有民法典對虛擬財產的態度是“接納但不明確”,或許是以待後續特別法律對此作出具體規定。不過,就我國法律體系看,最適合寫明虛擬財產性質的法律非民法典莫屬。

                            作為新時代民法典,從我的觀點看,不妨對虛擬財產的性質進一步予以明確,區分人身權屬性和財產權屬性,其中人身權利部分依照國家網信辦相關法規以及網安法相關規定處理,財產權部分應按照具體性質,納入到債權或物權體系。(朱巍)

                           友情鏈接

                          / Links
                          凡乐棋牌 长沙跑得快棋牌 GG斗牛下载 在线斗地主马上玩 棋牌游戏送金币可提现 打鱼下载游戏 街机万人捕鱼下载 下载能提现的捕鱼游戏 五毛炸金花下载 苹果棋牌娱乐下载 真人真钱斗牛可提现金 捕鱼现金可提现 可以提现炸金花软件 百万牛牛下载 安卓手机现金捕鱼 手机赚钱游戏微信提现 8288棋牌 金蟾捕鱼千炮打鱼 百人牛牛金币怎么兑换 手机捕鱼赚现金